直到一年前
2020-01-24 03:2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打工人家,父亲垂危

“没法动手术了,医生说,他只能活一个月了。”王禹的眼里含着泪。

如果您可以为王禹一家提供一点帮助,请拨打王禹电话:18640076210。

“我父亲有新农合,住院能报销70%,但有些药不在报销范围。”王禹说,跑遍了沈阳大医院后,去年,他带着父亲回到铁岭住院治疗。两周前,医生称,王禹的父亲只有一个多月的生命了,他才带着父亲回到沈阳这间租来的小屋里。

儿子正在出租屋照顾患病的父亲

岁姓王的阿姨面露难色地说:“我一个老太太,就指着租房活着,我怕他爸没在我屋里,我房子租不出去啊……”房租每月200元,房东称,租别人都是半年一打租,但租给王禹却是一个月收一次钱。“他家没钱啊,这个月房租我可以不要了……”

王禹一家本是铁岭开原中固镇新屯村人,几年前,他和父母来到沈阳生活,老家如今已经没有了房子。之前,父母都做环卫工,王禹则打零工,一家人不富裕,但还可以维持生活。直到一年前,王禹年仅55岁的父亲被查出患了淋巴癌,这给王禹一家带来沉重一击。

“我实在没招了,现在没钱再送我爸去医院了。王姨的心情我理解,我们不能再在这儿住了。但这种情况,谁能租我们房子啊?我们一家三口去哪住啊?我爸才50多岁,我没让他享过一天福,却让他临死都没个着落……”王禹的眼泪,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。

子欲养而亲不待,这或许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。昨天,望着仅余一个月生命的父亲,32岁的王禹除了锥心的疼痛,还多了一份焦虑:如何为父亲送终。房子是租来的,房东不想让王禹的父亲死在屋内,下了逐客令。而他更没有钱送父亲去住院。

和平区浑河站附近一块待拆迁的废墟旁,有一排小平房。王禹和父母就租住在其中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内。昨天,虽然室外很暖和,但走进小屋,却让人浑身发冷。“屋里冷,但炕上还行。”王禹说。他的父亲侧身躺在炕上,戴着口罩,右侧脖子上盖着一块纱布。揭开纱布,一块硕大的肿瘤已经溃破。

王禹始终低着头。

弥留之际,房东逐客

“这家人可好了,特别实在,就是太困难了,尤其是他爸一有病,又欠了不少钱”,昨天,王禹的房东,一位60多

小屋内除了被褥衣物外,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电视机都没有。一堆衣物中,一件橙色的环卫工作服十分显眼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89pkz.cn河北省辛集市妓莆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89pkz.cn版权所有